泰拳馆里的追梦人

缠好绷带,按下计时器。“嘭嘭”的拳击声,“嚓嚓”的摩擦音,在南宁李宁体育园泰拳馆里交织,日复一日的泰拳训练,在激烈对练中进入高潮。

36岁的壮族青年叶小飞来自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七百弄乡。2012年,他拿下泰国国际拳王争霸赛55公斤级泰拳冠军,实现从“山里娃”到“泰拳王”的蜕变。在人生舞台鏖战几个回合后,他开始努力播下学习泰拳的种子。

叶小飞少年时期生活的七百弄一带严重缺水缺土,曾被称为“魔鬼诅咒的地方”。“弄”是高山环绕的洼地,尽管名有“七百”,七百弄乡实则有1300多个弄,夹在5000多座石头山间。

20世纪90年代,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来此考察后留下这句评语:“除了沙漠以外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贫困带来的无力感深深攫住叶小飞,他想走出大山。

15岁那年,叶小飞买了一张去新疆乌鲁木齐的火车票,乘坐五天六夜的火车投奔亲戚,开启打工生涯。“后来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看着同龄人去上学时我很后悔,但是没有办法回头了。”为此,叶小飞更想改变自己的人生。

“我在公园晨练时看到舞棍弄剑的人,就拜师学杂技。我感觉还不够实用,又拜了一位师父学习传统武术。”为了学习更多武术,叶小飞拿着微薄的打工酬劳走进跆拳道武馆。

从此,叶小飞走上白天练武、晚上打工的漫漫学武路。“基本上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左右,那时候年轻并不觉得累,我还是挺快乐的。”叶小飞说。

泰拳格斗技艺,主要运用人体的双拳、双腿、双肘、双膝这四肢八体作为八种武器进行攻击,被称为“八肢的艺术”。2008年,叶小飞到广州学习泰拳。

2011年,叶小飞前往泰国学习泰拳。“我当时也不知怎么有勇气去的,不懂英文也不懂泰语。”叶小飞说,“但要想达到新的高度,必须付出别人看不见的苦。”

“教练让我踢沙包300腿,我都会踢400腿以上。跑十公里,别人跑到一半时我就跑完了。”叶小飞每天出汗时间长达7个小时,也经常伤痕累累,他指着眼角的疤痕说:“这是当年学拳留下的。”

因经济条件限制,叶小飞重复着回国挣钱再去泰国的节奏,在不断比赛不断训练中精进技艺。“刚开始有输有赢,拉戈后来就赢得越来越多。”

2012年,叶小飞再次来泰国参加国际拳王争霸赛。这场赛事有多个国家职业拳手参赛,在泰国曼谷上演9场比赛。最终,叶小飞与泰国拳王激战几个回合,夺下55公斤级冠军。那年,叶小飞27岁。

临近傍晚6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crastakeaway.com/,拉戈小学4年级学生赵春宁快乐地跑向南宁李宁体育园的泰拳馆。结束一天课业后,这是她最期待的时刻。

在那里,已结束职业训练的叶小飞正在门口迎接前来学泰拳的学生们。白日职业训练,夜晚培训学生,已成为叶小飞的固定节奏。

2010年,叶小飞在广西玉林市开办泰拳馆。摘取“泰拳王”的桂冠后,叶小飞回国继续授业,并且把武馆开办到南宁。

“假如说我的年龄没有上来,那么我依然会去比赛。”叶小飞希望,弟子们能够去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一些愿望,拿到更好更多的成绩。

“我要花更多精力,把泰拳和各个武术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可复制的、符合中国实际的教学体系,传授给学生们。”叶小飞说。

十年来已教过几千名学生的叶小飞,对泰拳学习变化趋势的感受最直接。“变化最大的是近几年,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泰国学习交流,真正认识到泰拳的实用性和优点,学习泰拳的热度越来越高。”叶小飞说,泰拳学习者中青少年比例正在逐年提高。

赵春宁的妈妈表示,让孩子学习泰拳的初衷是强身健体。“没想到的是,学拳后女儿不仅改掉了娇气的毛病,也变得更加有礼貌、更加自信。”

“习武不只是学其形,更重要的是修心,这是我对孩子们的培养方向。”在叶小飞看来,只有内心足够强大、做到永不放弃,才能成为真正的武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