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明戈领衔 大剧院版《麦克白

为纪念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国家大剧院将于9月7日至11日推出全新制作的歌剧《麦克白》,并力邀“歌剧之王”多明戈领衔,享誉世界的指挥大师丹尼尔·欧伦执棒,世界著名歌剧导演、舞美设计大师乌戈·德·安纳担纲导演、舞美设计与服装设计。来自海内外的实力唱将谢尔盖·穆尔扎耶夫、孙秀苇、苏珊娜·布朗齐尼、田浩江、关致京、王冲、卢奇亚诺·甘奇等,将共同在威尔第这部改编自莎翁悲剧的歌剧作品中,诠释人性善恶。

伟大的男中音普拉西多·多明戈又要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他的年度大戏了,这一次是威尔第的歌剧《麦克白》。如果放在20年前、30年前,他是当仁不让的麦克德夫,所以还是要感谢以男中音出道,以男高音“横行”于世的多明戈大师,在70岁以后高音不再的年纪依然精力旺盛,能够以男中音的身份把曾经唱过无数次男高音的戏码又唱了一遍,以他这样的舞台经历,恐怕是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了。所以,尽管不是“男高音多明戈”而是“男中音多明戈”,都是有一出戏必须看一出戏的。人的一生不能在自己之外,再做另外一个人,但伟大的多明戈做到了在多部戏中先后演唱完全不同的声部不同的角色。

看过多明戈演唱的《弄臣》中的男中音弄臣而不是男高音的公爵,看过多明戈演唱的《纳布科》中的男中音纳布科而不是男高音伊斯马莱,看过多明戈演唱的《西蒙·博卡涅拉》中的男中音博卡涅拉而不是男高音阿尔多诺,你会发现以他五十多年的舞台生涯历练,他的这些男中音角色无论从声音上还是角色内心世界的表达上,都常常让那些超一流的世界级男中音在声音和技术上不服气,却在艺术和角色的深刻上心服口服。多明戈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一个大家早已熟悉和习惯了的角色变得不熟悉和不习惯,而且更加升华了精神高度。他的舞台气场极其强大,只要有他在台上,他就是戏剧的中心。为此,他几乎次次都会抢去主角——男高音、女高音的戏份。

威尔第的《麦克白》是以麦克白夫人为故事主线的,但他为这个角色写下了花腔女高音到戏剧女中音的宽阔音域,德托马斯演唱这个角色如果是女中音,她有了厚重和戏剧性,还必须拥有华丽的花腔女高音声线;而如果是花腔女高音,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剩下的就是既有还算不错的花腔又有相当戏剧性的中低音区的大抒情女高音,但她的低音区所需要的阴险沉重就难了。这一次,饰演麦克白夫人的孙秀苇和布朗齐尼都是非常优秀的大抒情女高音,表现如何是一个期待。可以肯定的是,多明戈又要“抢戏”了,作为一个被老婆“操控”,“被动”地以各种阴暗手段除掉对手的国王,极少有人能够把这个角色挖掘得足够深度,但多明戈可以做得到。这个谜底9月7日就能揭晓了。

在诸多艺术形式的《麦克白》中,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于1847年创作完成的歌剧《麦克白》已成为一部意大利歌剧经典之作。威尔第从小钟爱莎士比亚的剧作,并将莎士比亚称为“人类心灵的伟大探索者”。怀着对莎士比亚的崇拜与敬意,他先后将莎翁笔下的《麦克白》《奥赛罗》《法斯塔夫》搬上了歌剧舞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crastakeaway.com/,德托马斯在歌剧《麦克白》的改编与创作中,威尔第不仅非常注重对于原著的忠实,同时,为了体现麦克白与麦克白夫人的阴暗与残忍,威尔第通过生动且富有强烈戏剧性的音乐,将剧中人对权力的野心与渴求,以及谋杀得逞后恐惧的颤栗等,表现得十分震撼。其中,麦克白的《爱戴、尊敬、荣光》、麦克白夫人的《夜色渐深》、阴沉的“梦游场景”、诡谲的女巫合唱、苏格兰难民的《铁蹄下的祖国》等,更是极富表现力,令人难忘。

在即将推出的国家大剧院制作的《麦克白》中,麦克白将由“歌剧之王”多明戈与活跃在世界各大歌剧院舞台的俄罗斯男中音歌唱家谢尔盖·穆尔扎耶夫分别饰演。对于多明戈而言,此次参演《麦克白》,也是他继大剧院版《纳布科》《西蒙·波卡涅拉》之后,再度在国家大剧院的歌剧舞台上,为观众塑造威尔第笔下经典的男中音角色。多明戈首次演绎麦克白这一角色是2015年于柏林国家歌剧院。而纵观他在歌剧舞台上塑造的近150个角色,作为男高音的多明戈出演更多的是英雄人物,而回归男中音之后,他更为钟情西蒙·波卡涅拉这样的慈父角色,而对于饰演麦克白这样一个暴君,多明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一直认为我不会演麦克白,因为我认为麦克白是个凶手。然而当我认真研究过这部歌剧之后,我发现他是麦克白夫人的受害者。他是疯狂的,因为他犯了谋杀罪。他曾希望自己做个好国王,他也曾希望自己德高望重并被人爱戴,但最终他没做到”。

麦克白夫人这一角色由女高音歌唱家孙秀苇与来自意大利的女高音歌唱家苏珊娜·布朗齐尼饰演。剧中正直的班柯由著名华人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国家大剧院驻院男低音歌唱家关致京饰演。青年歌剧演员王冲与来自罗马的男高音歌唱家卢奇亚诺·甘奇将饰演麦克德夫。该剧由指挥大师丹尼尔·欧伦执棒;舞美设计大师乌戈·德·安纳将再次率领他的创作团队导演制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